但已没有了过去的风采

2020-12-24 03:08

小文说,高考结束后,许多同学都考取了沈阳的大学,男朋友出国留学了,两人分了手。自己一个人在外地求学,孤独寂寞。因为是艺术类高校,学习任务并不重,每周的课也不多,有着大把可自由支配的时间。

大一时,小文认识了比她大12岁的男友。小文透露,男友家中从没缺过毒品,每次一买就是10万元的货。平时就放在家里,想吸时就像抽烟一样吸上几口,也不用去外面找。就这样,小文从偶尔吸食毒品逐步发展到了几乎每天吸食的程度。

因为长期吸食冰毒,小文不得不休学一年。在家休养小半年后,小文又回到了学校。

每次想起妈妈的话,小文都觉得对不起妈妈。小文说她真的有点玩大了。以前妈妈说什么,都觉得不对,只有她的对。如今,再也不想去跳舞了,就想和过去彻底告别,跟着妈妈好好生活。

被释放后,小文发誓要远离毒品。可不久,又破罐破摔,再次吸食冰毒。2015年10月1日,小文乘坐大客车回沈阳,在检查站被检查出尿检呈阳性,被送到戒毒所强制戒毒两年。妈妈前来探视,失声痛哭:“要是没有你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!”

小文在网上看到艺术院校师生吸毒的新闻,丝毫没有震惊:“一些艺术院校师生认为吸毒可以减肥提神,所以有些人靠吸毒减肥。”

6岁时,小文被父母送进中专艺校学习舞蹈。平日里,小文吃住在学校,只有周末才回家与父母团聚。8年的寄宿生活,小文学会了自力和坚强。同时,由于没有看管,小文交了男朋友,也沾染了抽烟的恶习。得知小文抽烟,妈妈只是说了几句,让小文自己看着办,已经抽了2年烟的小文还真戒了。

高考期间,她家住在棋盘山附近,文化课学习在北陵附近,专业课学习在和平区南八马路附近。虽然距离远,但小文每天乘车往返都不觉得累,每学期都会拿回家两本荣誉证书,成为学校的“芭蕾舞女王”。经过努力,小文考取了省内一所艺术类院校。

2013年9月,小文在男友家中吸毒时被警方抓获,小文被行政拘留5天。当时正值学校没课,再加上周末,小文让同学帮请了几天假这才过关。因为这件事儿,妈妈知道了小文处男朋友和吸毒的事儿,劝说小文与男友分了手。

孤独寂寞,让小文逐渐地迷失了自我。小文说:“当时,就觉得吸毒和抽烟一样,再正常不过了!”她们宿舍一共6个人,每人都吸食过毒品,但有的人吸过一两次就不再吸了。

现在关于吸毒能减肥的说法,小文说不靠谱。因为吸毒后人特别亢奋,三四天不睡都不觉得困,不吃也不觉得饿。正常情况下,如果三天不吃不喝,人就会瘦下来。吸毒虽然能短暂减肥,但长期吸食毒品对身心的摧毁是无法想象的。

小文说,从事艺术类的学生,天生都爱热闹。没有课时,大家喜欢结伴一起去酒吧玩耍。通过同学她认识了许多社会朋友。看到朋友吸食冰毒,小文没有劝阻。朋友劝说一起玩,小文也没有拒绝。

24岁的如花年龄、昔日的“芭蕾舞女王”小文再次翩翩起舞,但已没有了过去的风采。小文正在教学员们练习舞蹈,准备在禁毒日时公开演出。小文的一招一式,都能看出极深的功底。说起过去,小文数次流下悔恨的泪水。